• 北京,上海,天津,重慶、貴州產權交易所會員
  • 中國產權協會市場服務專業分會副會長單位
  • 咨詢熱線:010-52401596
   2014-05-07  服務支持
  幾天之中,記者所采訪的企業有:保障通訊的聯通公司,保障汽車用油的中石油四川銷售公司,保障飛機用油的中航油,保障空中運輸的四川航空管理局和雙流機場,保障電力供應的國家電網,為救援人員提供路橋及挖掘保障的中鐵二局,四川省屬企業中資產最大的四川省投資集團公司,受災最嚴重的東方電氣。

  這些企業只是眾多國有企業的一部分,很遺憾,有那么多同樣優秀的國有企業未能有時間去采訪。

  我們如約看到,國企在此次抗震救災中表現出的社會責任感,的確是其他群體所難以比擬的。

  我們還看到一個人文的、現代的、多元的新國企整體形象。

  1、陌生的司機

  雙流機場很有序,沒有想象中的那樣紛亂。這是記者5月17日中午抵達成都后的第一個印象。

  想想也是,日常到四川旅行的游客,現在幾乎全部換成了前來抗震救災的人。增長了幾倍的物資運輸,則是在機場的另外空間中悄悄忙碌。

  機場出口對面“一聲慰問,一元錢,一瓶礦泉水,再小的力量也是一種關愛”的巨幅標語,以及運輸救災物資的大型拖車不時穿過,提醒著入川者,救災第一步由此開始。

  秩序井然中仍然有著各自的繁亂。出口處很多人在接機,舉著的牌子上,沒有了往日常見的“某某會議”,現在全是人名或者公司名。

  原以為聯系妥的接機的人,由于此前的信息溝通出了一點錯誤而未能按時出現。正在找尋出租車,忽然看到一位手舉“中國聯通”大字告示牌的小伙子。我問他你接誰?回答說接從聯通北京公司來的一位技術員。一問才知是和我同一班機的。我說我與你們公司的聯系出了點小問題,又不認識路,可否搭你的車去聯通公司四川總部。

  小伙子爽快地說沒問題。我向他表示感謝,他立刻說無須感謝,“這時候從北京來的人,都是來救災的,要說感謝,應該我感謝你呀!

  路上才知,他已經是今天第六趟跑機場接人了。小伙子熱情地介紹:“前幾天我們成都的出租車司機,自發地組織起來,免費接送到都江堰救災的人!

  幫助與被幫助,并無嚴格界限。

  2、通訊:為了救災,也為親情

  很湊巧,采訪第一天是在5月17日,世界電信日。中國電信行業將會長期記憶2008年的世界電信日。

  今年這個日子,中國電信行業的主題無疑是:保障通訊,為救災提供信息前提。

  聯通公司四川總部位于成都高新技術開發區,很漂亮的一座樓,然而一樓營業大廳中,柜臺里面沒有一位銷售人員。一些顯然是很多天前的促銷廣告懸在空中,廣告畫貼在柱子上。下面堆著各種食物、飲料。十多個衣著不甚干凈的小伙子躺在地板上休息,神情疲憊。大廳的另一端,原本是供顧客休息的桌子上,放了一個寫著“協調組”的紙牌,一位女士沖著不遠處的幾個人說:“外面帳篷里沒地方了,咱們協調組就擺這里了!

  她所說的帳篷,是公司樓外草地上搭起的一頂綠色帳篷,上寫聯通公司救災指揮部字樣,很多人在里面忙碌著。

  災區的采訪,完全沒有了以前的按部就班。聯通公司總部負責信息發布的溫寶球,來回穿梭著,根本沒有太多時間跟我聊。記者也很識趣地找縫隙時間,跟溫寶球聊,跟四川聯通的章嫻聊,跟成都聯通的總經理汪大海聊。也跟那些衣著不整的、在草地上抽煙的、在地板上睡覺的人聊。

  這些人向記者介紹了各種情況,其中有一點幾乎是每個人都在提:這次地震,導致災區通訊長時間癱瘓,而聯通的網絡,則恢復得最快,聲譽特別好。對此,記者暗自揣摩:也許是這些聯通的工作人員為自己的公司說話,胳膊肘往里拐。既然他們是出于對自己公司的熱愛,那么也是可以理解的,并且這種公司榮譽感是值得肯定的。

  肚子越來越餓?吹酱蠹叶荚诿β,記者也不好說自己要出去吃飯。到晚上10點多的時候,終于和大家一道,混了個盒飯吃。

  等到夜里11點多,終于等到了原聯通公司的總裁(現為中國電信黨組書記)尚冰。談到聯通在此次地震中的損失,尚冰只說了一句“損失非常大,很多基站倒掉了!苯酉聛硭R上說:“現在沒有精力去計算自己的損失,我們目前要做的,是爭取在越來越多的地區恢復通訊!

  尚冰沒有強調聯通自己的損失,而是用很長的時間談起聯通如何盡快在災區開通G網和C網。尤其是,聯通用直升飛機空投2名技術人員到災情最重的汶川縣映秀鎮,在5月15日18:00,中國聯通在四川地震最嚴重的映秀鎮開通VSAT地面衛星通信站,這是首家基礎電信運營商在此開通移動通信服務。

  聯通認為:“把VSAT地面衛星通信站調來是此次抗災最正確的做法!

  此后不斷有新的VSAT通信站開通。這些通信站,為整體營救贏得了時間。

  “不僅讓溝通信息用,也要讓災民用,”尚冰介紹說, VSAT衛星通信系統開通后,聯通把其中的一些提供給抗震救災指揮部,另外一些則成為專門的“報平安電話”。常常是排隊的人看不到頭,24小時都有災民在打電話給親人。也有少部分發稿用。

  據說某電話開通時,排隊想打電話人超過1000,只好限定1人只能打1分鐘,當時對電話的需求可謂超出渴望。

  這些電話都是免費的!皼]有經歷過災難的人,很難體會到災民想打個電話的迫切心情!鄙斜f。

  一個大公司的總裁,用最簡短的話介紹公司的損失,用比較多的話介紹如何搶修線路,卻用最長的篇幅去介紹“報平安電話”,并將此視為公司所做的一件大事情。

  在后來的采訪中發現,很多公司都在救災中傳遞著人文情懷。這是災難中令人欣喜的一面。

  記者手記 之一

  第一次感受地震

  18日凌晨1點,疲憊不堪,終于入住酒店。剛想躺一下,就感覺在晃,窗框、玻璃發出劇烈的聲響。很明顯,又地震了。說不害怕是假的,多少有點害怕。跑,還是不跑?想想自己入住的是6樓,跑也來不及,干脆不跑了。在自我安慰中過了半分鐘。不晃了,但是很快就聽到一種從未聽過的陰風撞擊窗戶,很嚇人。太累了,不管它,倒頭睡去。

  次日早上吃早飯,聽到兩位女士用當地方言聊起昨晚的陰風,才知道,她們也是從未聽過那樣的風聲。原來并不只是我這個北方佬頭一次聽那般陰風。

  次日聽新聞才知,昨晚的地震是6.1級。

  這只是來四川后第一次感受地震,還不習慣,以后幾天,就慢慢習慣了。

  3、震撼人心的“英雄”定義,一份名單

  而在川投,記者聽到 “能活著跑出來,就是英雄”,這樣的“英雄”定義,令人震撼,也令人感受到災難中的求生欲望。

  川投,即四川省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是四川省屬企業中資產最大的國有企業,自然是《國企》采訪的重中之重。

  此次地震,導致以能源投資為主的川投遭受10多億元的損失,尤其是下面幾家小水電站損失慘重。

  由于下屬企業數量比較多,所以川投董事長黃福順和總經理郭勇分成兩路去組織抗災。兩個人抗災的任務都是一樣的:一方面開展生產自救,盡量多發電,為抗災提供能源動力;另一方面,救援被困在山區的水電站職工。

  18日到達川投總部,正趕上總經理郭勇要驅車前往綿竹小木嶺電站,征得同意后,記者搭上便車,跟隨郭勇一行,從早上9:00到晚上11:00,在幾個縣市之間,跑了400多公里。

  說起公司的損失,郭勇說目前不好估計,當前最重要的是組織生產和救人,尤其是救人。

  剛開始,是企業組織搶險隊去山里找,后來部隊接管了很多地方,企業的搶險隊進不去了,郭勇就讓員工打聽里面職工的情況,把情況匯總后,他去找當地政府、找軍方反映信息,請求幫助。郭總一次又一次去找各種機構反映,要求營救,很多人因此稱他為“祥林嫂”。

  “祥林嫂”郭勇隨身裝著一份名單,上面按照“在外安全人員”、“逃出人員”、“被困人員”分為3類,共有60個人名。很多人名前有不同的符號,郭勇說不同的符號表示每個人的狀態,有的是已經快安全了,有的已經被目擊者說可能遇難了,有的是有人看見過可能還在逃生路上。名單的空白處,用鋼筆字標著時間、最后目擊者、營救狀態等信息。

  同車的川投安全生產辦公室主任張翼介紹說:“郭總要求我們搞清楚每個人的名字,而不僅僅是告訴他一個數字! 郭勇解釋道:現在的信息很亂,經常是重復的、矛盾的,不把信息精確到人,就搞不清楚真實的信息。

  每一個人,在名單哪個位置,郭勇基本都能記住,他對那張名單太熟悉了。

  這讓我想起了9?11的美國。每年的9月11日,紐約人都要在世貿遺址紀念當年的遇難者。他們每年都會在9月11日這一天,花費2個小時的時間,去一個一個念那幾千個名單,以此表示對死者的懷念。

  生命不是數字,至少要有姓名做記號。

  記者手記 之二

  活下來的都是英雄

  活下來的人、逃出來的人,都是英雄。我們以前很少有這樣的感覺。

  而這一次,大家自發地去贊揚“求生的欲望,求生的力量”,這樣的境界改變,是人性的復蘇。

  那么,如何營救這些人呢?張翼說:剛開始是企業組織搶險隊去山里找,后來部隊接管了很多地方,企業的搶險隊進不去了,郭總就組織我們每天守侯在出山口,迎接每一個逃生出來的職工,同時向逃出來的打聽里面職工的情況,把情況匯總后,去找當地政府、找軍方反映信息,請求幫助。郭總一次又一次去找各種機構反映,要求營救,搞得人家全都認識他了,稱他為“祥林嫂”。

  我正在猶豫“祥林嫂”這個稱呼似乎不是很雅,這時候,郭勇回過頭來說:我真的成“祥林嫂”了,不念叨不行呀,忍不住。

  “祥林嫂”念叨最多的,是一位叫王道均的小伙子。有一次,山里逃出來的人說看到王道均等6個人在結成隊伍往外逃。第2天,跑出來了5個人,少了王道均。出來的5個人,有的說天黑后王道均執意不肯停留,和兩個礦工結伴,游泳過了河,還用手電筒給他們打了信號,表示安全,此后就再也沒有見過。有人則講述了王道均另外完全不同的信息。

   記者當時跟郭勇坐在同一車上,看到他不停地打電話問不同的人情況,還用電話向公司董事長匯報情況。

  不打電話的時候,“祥林嫂”郭勇又開始用四川口音嘮叨:“王道均這個小朋友咋搞的?”,“王道均,32歲一個小伙子”。

  汽車進不了小木嶺電站,就被迫停下,因為前面幾十米處的盤山公路,已經完全被山體滑坡后的塌方掩埋了,一輛被埋的卡車露出頂部的一點車廂。

  與公路蜿蜒平行的,是一條淺河,河床寬闊。這便是山里百姓的逃生通道。不斷有難民沿著河床逃出來,衣衫襤縷,經常拄著拐杖。幾百名海軍陸戰隊守侯在出山口,一旦發現遠處有難民逃出來,士兵就迅速跑向難民,看到身體特別弱的,就抬上擔架,抬到后面這段未被掩埋的公路上,有的就抬進救護車里。河床很低,很多人確實需要幫助。

  還有很多民眾等在出山口,他們有的是前幾天逃出來的,都在焦急地等待看自己的親人能否也從里面逃出來。

  川投的服務站也設在出山口,堆積著飲用水和食品。還有一輛中巴車,車里坐著焦急等待的家屬。

  郭勇要求公司的服務站每天在這里等候,他希望公司職工逃生出來后,能夠在最早的時間看到親友,得到救助,感到溫暖。

  “能活著跑出來,就是英雄! 郭勇望著河川遠處的一個橋洞,憂郁地說。

  我的眼眶有些濕潤。不親歷地震現場的人,很難體會到“逃生即英雄”這么一個貌似隨意的邏輯,為什么會讓人流淚。

  是災難,喚醒了我們曾經壓抑許多年的人道主義精神。

  是災難,讓我們看到了人性的光輝。

  4、保油就是救災

  采訪中石油四川銷售公司,卻進不了大門。原因是為了防震,公司一般不讓進辦公樓了。

  于是我們只好在公司門口找到一家茶館。

  茶館也不讓進,說是全國哀悼日,茶館不能營業。銷售公司的黨委副書記葉學勝跟茶館的人商量半天,我們才得以入內。

  如果中石油、中石化在四川的公司無法保障救災車的用油,肯定會受到公眾的指責。

  中石油在四川成品油市場的份額大約為80%(當年兩大公司分切,四川是中石油的“區內市場”),所以,中石油方面承擔的壓力要大得多。

  中石油四川銷售公司在地震發生后,很快提出:保油就是救災。

  救援人員開上去,物資運上去,傷員撤下來,都需要車,需要加油。

  要保障驟然而增的那么多汽車的用油,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四川是個天然氣豐富,而石油資源短缺的地區,成品油的庫存本來就低,再加上向四川輸油的蘭成渝管道在地震中破壞,更使得供應困難。

  并且,許多加油站本身已經遭災。副書記葉學勝介紹說,銷售公司下面有25個油庫,1396個加油站。地震后趕緊逐個排查,發現有1198個能夠正常運營。6個重災區的497個加油站,有458個能正常運營。

  所謂正常運營,是指設備損壞不嚴重。并沒有考慮需求暴增。地震后,恐慌心理導致人們想盡快逃離,所以紛紛到加油站加油。如果敞開供應,有可能導致后面斷油;如果不敞開供應,又會給引起已恐慌和煩躁的公眾的不滿。加油站一度采取了每車限加100元的政策,這顯然不是長久之計。

  最需要做的就是趕緊從外地調油。在中石油總公司的協調下,四川公司從重慶、西北調來大量成品有,甚至從東北、河北調油,申請將國家物資儲備的油調來。

  公路、鐵路、水路、管道4個途徑一起調油,哪個渠道稍微通暢了,就趕緊多調一點成品油入川。

  結果是令人滿意的:很快,成品有庫存從震前的不到15萬噸,增加到了震后的近19萬噸;震前每月大約有41萬噸,現在估計一個月能調入50萬噸。

  油夠了,心里就不慌了。葉學勝說,公眾要感謝,就去感謝中石油集團公司。是中石油總部的協調,保障了四川救災的用油。

  其實,中石油四川銷售公司本身也是重災區。到記者采訪的時候,還有5人失蹤。有兩個加油站被整體掩埋。

  13日中午12時38分,停輸22個小時后的蘭成渝管道終于恢復運行,管道日輸量1.59萬噸。

  18日17時,位于汶川縣城的中石油福利加油站在實施自救后恢復油品供應。至此,中石油對四川重災區各縣城油品供應全部恢復。
  21日,中國石油四川銷售公司位于重災區的加油站已敞開供應,對所有車輛實行24小時不間斷供油。

  中石油提出幾個口號:“山塌路斷油不斷”、“救災車輛開到哪里,成品油供應就跟到哪里”。在加油站沒有恢復供應能力的地方,中石油用流動加油車來供油。

  隨機采訪幾個司機,全部對加油供應表示滿意。

  5月13日,中石油集團公司副總經理王宜林抵達四川災區。5月14日,王宜林抵達重災區都江堰。

  還有一個問題:每個救災的車前來加油,都要付賬嗎?葉學勝回答:我們在重災區開設了專門的救災加油站,在普通的出加油站也設了綠色通道,救災車加油不用排隊。至于付款,在專用加油站有專門的政府人員在那里簽字,只要簽了字的車,不用付款。

  政府人員簽字后的賬單,會用政府資金結賬,還是由中石油承擔。多數人都估計是后者。不過中石油四川銷售公司的人都認為:目前根本考慮不了這些,先把油供上了再說。

  5、雙流機場從未如此繁忙

  地震之后,雙流機場的知名度陡然上升。很多人都知道了這個超負荷運轉的機場。

  地震后的四川,鐵路、公路受損,航空運輸成為向災區輸送救援物資和救災人員的重要渠道。其中,大部分救援物資和救災人員要通過成都雙流國際機場運往各受災地區。

  5月12日地震發生當天,四川航空方面就在雙流機場成立了應急指揮中心,由四川機場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左成全任總指揮。

  5月20日,左成全接受采訪的時候說,地震造成了機場雷達等設施的損壞,所以機場被迫關閉,1萬多名旅客滯留。經過搶修,當天晚上9:35就起飛了開放后的第一架飛機。

  地震后,成都雙流機場對執行抗震救災飛行的航班優先安排停機位、優先保障、優先放行,開起地面綠色通道。

  這個綠色通道的運行,困難重重。

  比如,說到“優先保障大機型”,要知道,雙流機場停機坪,只有4個遠機位可以?看箫w機。為了最大限度體現優先原則,經常要派專人到現場協調,稍不留心,就可能釀成大錯。

  又比如,本次空軍執行急救飛行任務的航班主要是Y8和IL76,這兩種航空器在雙流機場沒有專用停機位。13日一早大雨傾盆,機場領導帶領下屬部門負責人,趕赴現場冒雨進行實地勘查,劃設了8個臨時專用停機位。

  就在記者采訪期間,左成全接到電話說將有100多輛載有傷員的救護車抵達雙流機場。這些救護車將?吭339、340機位,乘坐川航、國航、英聯航的5駕班機離開成都。

  從5月下旬起,地震后搶救生命的工作逐步停止,廢墟旁的人們只得去進行暫時的休息。而機場卻依然繁忙,因為四川的醫院已經沒有任何容納空間,必須將更多的傷員運往其他地區。

  救災人員趕來,機場超負荷。

  救災人員和傷員離開的時候,機場也是超負荷。

  5月的雙流機場,是雙超負荷。

  6、中航油的故事從兩個員工開始

  李勇12歲的女兒在都江堰地震中失去了生命。

  楊玲的一對漂亮的雙胞胎表妹也在地震中喪生。

  李勇的女兒,和楊玲的雙胞胎表妹,在都江堰的同一所小學上學,同時遇難。

  他們兩個都沒有向單位領導說起親人的離去,他們像平常一樣地工作。他們臉上那不大明顯的悲傷并沒有引起人們特別的關注,因為當時,全體四川人都陷在悲傷之中。直到在工作之余的閑聊中,人們才知道了李勇和楊玲的遭遇。

  李勇和楊玲,是中航油(中國航空油料集團公司)雙流機場加油站的職工。這個站是中航油授予稱號的“紅旗加油站”。成都航空加油站書記崔健介紹說站長劉成虎是全國勞模,劉成虎卻不肯介紹自己的情況,而是表示希望記者宣傳一下站里的兩個職工,“這么好的兩個職工,令我們感動。我們知道了之后,立刻讓他們先回家去善后,去安慰其他的親人!

  記者見到了楊玲。想跟她聊幾句,但她眼眶一下子濕潤起來,訪談很難繼續進行。

  談話中止,記者隨后拍攝了楊玲工作的一組鏡頭。她似乎有些靦腆,或者是其他原因,一直不肯看鏡頭。

  李勇的班兒,是下午一點。很遺憾,記者沒有時間去等他,沒有機會當面向這位失去女兒的父親表示敬意。右面這張照片是中航油西南公司后來通過電子郵件發給記者的。

  中航油的產品,不與公眾消費者見面,平常不為人注意。此次救災中,若有工作不力之處,卻不是小事。

  抗震救災,飛機頻繁起飛。負責給飛機加注航空煤油的中航油西南公司壓力沉重。

  記者采訪了中航油西南公司的兩個李建華,這家公司的總經理和書記都叫李建華。他們介紹了公司的處境:

  中航油西南公司所銷售的航油,基本都是從外地區調入,來自西北、中南、東南,甚至新疆、天津。今年中石油、中石化兩大公司設備檢修,導致四川這邊供應不足,庫存偏低。

  地震后各種飛機都飛到成都、綿陽、重慶等機場,都屬于中航油西南公司的供油范圍。并且這些飛機的設備線路差異非常大,供油方式也不一樣。

  航班多了,來的時間也不確定了,連停的位置都成了問題,一些飛機停在滑行道上,一些直升飛機甚至停在了機場的草坪上,加油非常困難;特別是雙流機場啟用了6公里外的新跑道之后,更是給加注航油增加了工作強度。

  中航油集團公司總經理孫立知道西南公司的難處。在緊急調運航空汽油入川的同時,孫立本人也趕赴四川督戰,要求“救援飛機飛到哪里,我們就把航油加到哪里!

  記者在成都機場采訪了孫立。孫立介紹說,在目前公路、鐵路交通受阻嚴重的情況下,中國航油竭力保障的災區“空中生命線”已經成為災區運輸物資、人員、設備的最重要通道,中國航油為此付出了巨大代價。

  孫立表示說,中航油要求員工牢記“竭誠服務全球民航客戶,保障國家航油供應安全”的使命,決不能讓救災工作因為航油保障問題遲緩一秒。

  在最近備受關注的唐家山堰塞湖一事中,政府決定啟用飛機泄洪。中航油為了讓赴北川縣唐家山執行堰塞湖搶險任務的米-26直升機減少油料負荷,多帶重型設備上山,便提前兩天選調3名資深加油員和最好的加油車,攜帶7000升燃油挺進北川縣擂鼓鎮臨時機場。此舉可以保證直升機攜帶最少的燃油執行任務,并就近進行燃油保障,減少往返機場次數,以最快速度將目前緊急調運的大卡車、挖掘機、推土機吊運上山,解決堰塞湖險情。

  截止到5月24日,中國航油西南公司累計保障災區救災航班911班,加注航油6868噸。目前抗震一線成都雙流國際機場、綿陽機場、廣漢機場使用的航空煤油和航空汽油均由該公司保證。

  工作越努力,中航油在救災中付出的經濟成本就越沉重。

  他們的銷售價是被嚴格限制的,賣給他們產品的出廠價也是固定的,中間有差價。照理說不應該有負擔。

  問題出在運輸上。為了保障航空煤油的供應,中航油從新疆往四川調油,長距離的運輸導致他們每噸虧損數百元。

  還有一個因素就是,中國航油承諾要克服一切困難,全力確保救災飛機24小時全天候供油。而一切運送抗震救災物資的境外飛機,中國航油在為其供油時免收一切服務費用。

  7、中鐵二局:救災路上的技術主力

  中鐵二局這樣的施工單位,是地震中比較嚴重的受害者。

  而公司的架橋修路特長,又要求中鐵二局必然成為救災的主力。

  地震發生后僅半個小時,公司黨委書記鄭建中就在辦公樓下主持召開了緊急碰頭會議,

  經過排查了解,公司在都江堰、汶川等重災區共承擔有5個項目的施工任務,分別是都汶項目、汶川古城電站、毛爾蓋公路、雙江口水電站、小金公路。對這些項目,公司迅速組織安排自救,加強通訊聯系,增派人員,緊急調運設備、物資開展了一系列救援行動。

  最令人擔心的是公司位于汶川境內的古城水電站施工項目,由于地震坍方、道路受阻、通訊中斷等原因,與外界斷絕了一切聯系,古城電站190余名參建員工生死不明。公司向四川應急指揮中心和部隊請求救援,自己也派出兩支聯絡組分別從都江堰和距古城280公里的馬爾康出發,同時前往汶川。由于強震帶來的巨大破壞,都江堰至汶川道路嚴重受阻,無法通行。

  13日上午10時,由吳德良帶隊的6人小分隊,攜帶一臺裝載機、10桶柴油和一輛裝滿生活物資、藥品的生活車從馬爾康火速出發了,下午3時來到距馬爾康100公里的紅葉鎮。這里由于山體滑坡,道路中斷,已無法前行。他們冒著大雨,和其他一些救助者邊修路邊趕路,從13日下午3時至14日中午12時,在泥濘的山間連續工作21個小時才行進到距汶川縣城40公里的甘保鎮。由于行進速度慢,吳德良對身邊已疲憊不堪的職工們說:“你們留在這里和部隊一起搶修公路,我一個人走到古城去!庇嗾鹨涝诶^續,兩邊山崖飛石不斷,冒著山體滑坡和墜石的危險,吳德良徒步幾十公里,于14日17時只身抵達古城項目部!古城項目部全體員工見到冒死趕來的吳德良時,悲喜交加不禁熱淚盈眶。

  此時的吳德良才了解到古城項目部全體職工、民工及家屬260余人,全部安然無恙。為在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傳回公司,當晚20時,吳德良又從古城出發返回,15日凌晨44分,行至米亞羅時,手機終于有了信號。這時距公司和古城項目部失去聯系已整整34小時。吳德良立即向公司做了古城全體人員平安的匯報。消息傳開,正在應急中心值班的領導和員工們都松了一口氣。

  更重要的職責是去救援。為了科學施救,中鐵二局連夜召集橋梁、隧道、工程、病害整治等專家,根據公司在都江堰至汶川公路施工的經驗以及50多年來在西南地區參加施工、山體滑坡、河道擁堵整治等豐富經驗,研究商議搶險方案和注意事項,為省委省政府制定的救援方案提供技術支持。

  12日20時,公司黨委書記鄭建中接到四川省副省長黃小祥電話指示,要求中鐵二局派出搶險隊伍幫助中國銀行等受災單位搶險。隨后中國銀行四川省分行副行長周功華來到中鐵二局搶險指揮中心,在通報險情、介紹情況和緊張調度后,中鐵二局隨即向中國銀行都江堰支行和綿竹支行分別派出了搶險隊伍。

  12日21時,中鐵二局迅即組織起一支由100人組成的搶險突擊隊,由公司副總經理、總工程師卿三惠帶隊于22時抵達都江堰市,成為第一支到達都江堰災區的企業搶險隊伍。

  截至19日,公司在都江堰災區共投入搶險隊員360人,裝載機6臺,挖機8臺,吊車7臺,切割機7臺,運輸車輛13臺,運輸發放各類救援物資8車。截至19日12時,搶險隊伍先后從都江堰中國銀行辦公樓廢墟、胡家巷垮坍宿舍以及市中醫藥公司、某網吧、洗浴中心等廢墟中營救出65人,其中幸存者11人。

  12日20時40分,中鐵二局總經理唐志成接到中國中鐵股份公司總裁李長進指示,要求中鐵二局按國資委安排,派出搶險隊支援綿竹市東汽災區搶險。在外出差的唐總經理迅即將指示精神傳達到應急指揮中心。公司領導鄭建中、龍援青、鄧愛民立即調兵遣將,派五公司副總經理何建府于22時15分急赴災區;隨后,中鐵二局迅即從各工地調集了163人,裝載機4臺、挖掘機7臺、吊車8臺、自卸車6臺、平板車4臺、指揮車3輛、大客車4輛、物資運輸車8輛。在公司副總經理龍援青的帶領下,首批設備于13日0時55分到達綿竹漢旺鎮東汽災區搶險現場,成為第一支到達該災區擁有眾多設備的外援隊伍。

  在此次四川地震的救助中,中鐵二局先后組織16支搶險突擊隊,派出搶險人員904名,投入挖掘機、裝載機和吊車等大型救援設備208臺,參加了都江堰、綿竹、汶川、都汶和什邡5個地區的搶險救援和搶修道路。在綿竹地區的東方汽輪機廠、中行綿竹分行、漢旺鎮,都江堰地區中行都江堰分行、光明街宿舍、中醫藥公司、礦貿公司宿舍、胡家巷68號、水電十局家屬樓、財政局家屬樓等13個重災地點,共搜救被困人員323人。其中幸存者83人,遇難240人。

  中鐵二局的企業口號是“開路先鋒”。在這次抗震救災中,中鐵二局確確實實成了“開路先鋒”。他們架設的橋梁、修復的道路,成為了“生命之路”。

  成都地鐵:35小時搭起鋼便橋

  5月12日,彭洲市通往銀廠溝的小漁洞大橋因地震垮塌,當地政府搭建的便道橋又遭連續漲水被沖垮,造成大量搶險物資無法運過去,災區老百姓出不來。

  5月13日,成都地鐵公司接到“市搶險應急中心”急調工程技術人員和設備搶修小漁洞大橋的命令后,緊急行動,于當晚10時,連夜拆除地鐵1號線省體育館站、火車北站的鋼便橋,至14日凌晨7時,四輛滿載鋼便梁、方木和工字鋼的大貨車及挖掘機、裝載機、空氣壓縮機、發電機、吊車等設備開赴彭州搭建鋼便橋。省委常委、市委書記李春城親臨現場,要求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保質保時完成鋼便橋鋪設。

  經過14個小時的連續奮戰,15日凌晨2點,終于完成了位于小漁洞大橋下游長100米、寬4.5米、主跨24米的鋼便橋主體鋪設,并通過了載重試驗。為保證重型機械和大量搶險救災車輛的通行安全,施工技術人員再次對橋梁進行加固測試,清晨8點半,鋼便橋順利通車。從接到任務到鋼便橋順利通車,只有短短的35個小時。

  記者手記 之三

  人們往往被電視畫面上赤手空拳的救助所感染。

  而實際上,生產力的發展為救援提供著更有力的支持。

  在地震這樣的災難發生之后,現代化的公路、橋梁施工公司,承擔著更多的救助責任。

  讓我們記住中鐵二局——第一支到達都江堰災區的企業搶險隊伍;第一支到達重災區東方汽輪機廠的擁有眾多設備的外援隊伍。
  還要記住另一家修路架橋的救災公司:成都地鐵公司。

  記者手記 之四

  震后最恐慌的一天

  震后最恐慌的一天,是19日晚上。原因是地震局發布了六七級余震預報,廣播、電視里反復播放。那天我半夜12:00多睡下,大約到1:00,有人敲門,說是送通知。我擔心有人冒充服務員搶劫,就說:你從門縫里塞進來。他說好的,果然就塞進來了,我一看,又是那個余震通知,太困了,看了看通知又倒頭睡去。

  第2天才知道,19日的成都是真正的不眠之夜。85%的居民都逃離住宅,睡在院子里,坐在汽車里。

  19日的普遍的恐慌,導致20日這天,各種媒體反復登播地震局的出面解釋:成都安全,不要驚慌。

  8、帳篷里的國資委

  四川當地的通訊信號時好時壞,所以你很難知道什么時候能聯系到誰。

  聯系到四川省國資委宣傳部陳繼烈的時候,是20日,地點約好是“錦江飯店大樓外面的帳篷里”。

  到了錦江飯店,四處看看也沒有帳篷。向一個服務生打聽哪里有帳篷,他說“你是不是找國資委?”在得到肯定回答后,他讓記者繞過飯店主樓,到左側后面那里去找?磥,這個服務生也知道,“錦江飯店大樓外面的帳篷”,就指的是省國資委。

  果然找到了帳篷,見到了陳繼烈,見到了省國資委副書記,也是抗震救災指揮部的總協調人雷建。

  在這里,記者了解到,截至19日,根據50戶省國資委聯系和監管的中央在川、省屬企業,以及成都、德陽、阿壩、綿陽、廣元5個市、州國資委和四川農村信用社反映的情況統計,56個統計單位死亡1314人,受傷4138人,被埋105人,失蹤1012人,無法聯系468人,被困3100余人,部分企業現場情況不明。

  已統計財產損失近500億元。

  由四川省國資委組織的7支共1500人的搶險隊伍于17日全部到達指定位置后,正在積極進行搶險工作。

  9、悲情東汽

  漢旺:國企重災區

  德陽、綿陽兩市需要多一些的關注,當地很多人認為可以將此次地震命名為“川西大地震”。德陽、綿陽,是除成都之外,四川經濟最發達的兩個市。也是大型企業集聚的兩個城市。

  在本次地震中,不僅德陽、綿陽死亡人數非常多,經濟損失也非常大。綿竹的電氣、化工、釀造三大產業鏈,全部被地震毀壞。

  在綿竹,記者看到的,幾乎是一座空城,店鋪全部關門,居民大多已經離開,剩下的少部分人,住在帳篷中。著名釀酒企業“劍南春”廠門上巨大的“南”字被震掉,成了“劍春公司”。據說其多年的陳釀已經被毀,門口酒香濃郁。

  綿竹下面的漢旺鎮,距離這次地震中心汶川縣只有29公里,是綿竹受災最為嚴重的一個鄉鎮。

  漢旺,據說是漢光武帝劉秀起家的地方,取劉秀“漢王”音譯而得名。

  中國發電設備制造行業的龍頭企業東方汽輪機廠,是漢旺的靈魂。

  東方汽輪機遭受重創。昔日古鎮在落日的余輝里寂靜而悲涼。
  知道東方汽輪機受損嚴重,但是沒有想到東汽遭受的打擊會嚴重到如此程度。

  號稱“十里東汽”的東方汽輪機,占據著漢旺鎮大部分面積。地震發生時,該公司有5000多人在廠區內工作。地震發生后,公司近一半的房屋倒塌,許多職工被廢墟掩埋。其余未倒塌的房屋,也幾乎全部成為危房。

  很多數千萬元一臺的大型精密設備,被倒塌的廠房砸毀。

  2.7萬名東方電氣職工的傷痛。

  要知道,東方汽輪機是中國發電設備制造行業的龍頭企業。

  地震第2天,東方電氣向國資委報告了初步的損失情況。隨即被國資委定為受損最為嚴重的央企之一。

  在滿目創痍的東汽,看到一座不大起眼的倒塌的樓房,外墻矗立,里面卻已吞掉許多生命。旁邊一位東汽的員工憂傷地說:“(地震的時候)我們公司好多骨干在里面開會,(很多)都死了!

  東方汽輪機(東汽)的母公司是著名的中國東方電氣集團公司(東方電氣)。

  與東方電氣的黨組工作部副部長蘭芳通電話。她說“你一定要去我們的東方汽輪機看一下,太慘了!

  去看了東方汽輪機后的第2天,準備去東方電氣總部拜訪,通電話時,蘭芳卻說:“我認為地震期間還是不要來采訪了,以后再說吧! 我有些發愣,因為昨天剛約好的。蘭芳接著講了很多理由,說著說著,她突然想了起來說:“你是《國企》雜志的?對不起,這兩天太亂,我搞錯了,那你過來吧,我等你!

  疑惑中前往。到了辦公樓前,再次撥通電話問蘭芳“您在哪個辦公室?” 蘭芳的回答更是奇怪:“我在哪個辦公室,你問樓下接待員吧!

  總算上到9樓,見了蘭芳。她很抱歉地說自己心緒太亂,工作太多。我們談起了東方汽輪機的情況。談話中間,燈在晃,樓房明顯也晃起來了。蘭芳說:“又地震了!边@時候,聽到下面樓層(辦公樓中間是個大天井)已經有人在往外跑?吹教m芳并沒有任何往外跑的意思,我也只好坐著沒有動。談話繼續,過了一會兒,房子又晃了兩下。

  接著去另一樓層拜訪東方電氣董事長王計。王計以前是二重的總經理,幾年前記者曾經采訪過他,當時接觸了有兩三天。見面后王計說我“看著面熟”,但是想不起來。過了一會,他突然想起我們那次見面中一個共同的朋友。這次見面,分外傷感。

  突然失去幾百名同事的打擊,令東方電氣的許多人都忙亂、煩躁,些許恍惚。沒有親歷災難的人,很難想象出那樣的心境。

  在東方電氣采訪時,看到公司下屬東方鍋爐蛇型管車間何靖的一首詩,摘錄于此:

  他們走了,我還活著

  他們死了,我還活著。

  他們沒有名字,靜靜躺在漢旺空曠的廣場

  我們的兄弟姐妹被輕輕遮蓋

  只留下一堆刺痛的數字

  我沒有點燃一支蠟燭,沒有去曠野上嘶吼幾聲。

  我,不知如何取出塞滿胸膛的莫名物。

  ……在純粹的黑色里

  一個個找出他們,念出他們的名字,

  把他們的樣子反復記憶

  原諒他們破爛的衣裳如此不堪

  聽,羽毛在飛,多暖和的光。

  掠過遍野堅硬的花,遠處,柔軟長草緩慢重生

  來年,樹木必定更加繁茂,它們的葉子彼此

  親密無間……

  當天是全國哀悼日的第一天。蘭芳給我拿來一朵白花和一條黃絲帶。14:20,辦公樓前的空地上,人們已經基本到齊,一位男士手拿擴音器,讀了通知,算是主持儀式,然后大家就等待。14:28,開始默哀,汽笛喇叭響起,加劇了空氣中的悲鳴。幾分鐘后,大家望著主持人,主持人沒有說話,擺擺手,眾人散去。

  在這樣一個特殊時刻,在這樣一個企業參加全國哀悼日,那樣的3分鐘,終生難忘。

  東方電氣下面有三大骨干廠:東方鍋爐、東方汽輪機,東方電機,涵蓋了發電行業所謂“爐、機、電”三大項。

  誕生于1966年的東方汽輪機,是所謂“三線建設”的產物。即便是“三線建設”把項目搞在了山溝,那為什么同時還非要建在地震帶上。要知道,本次地震所發生區域,全都是有關專家早就知道的地震敏感帶。

  對此,王計說,歷史的問題了,追究也沒有用了,我們還是要面向未來。

  說到未來,那么立刻就有2個問題:

  1,人們常說“某某必將重新崛起”,那是勵志之語。東方汽輪機遭受如此大損失,員工也有較大的傷亡,其真的能夠崛起嗎?

  2,我們有必要“在廢墟上重新打造一個嶄新的東汽”嗎?

  王計回答說,其實早在1987年,東汽已經開始走出大山,在50公里之外的德陽市區設立分部。當時主要是考慮了物流因素,也有避震作用,F在,東汽1/3的固定資產搬遷到了德陽分部。尤其是公司的技術研發、市場營銷和包括大型零配件在內的業務已經基本搬遷到了德陽分部。在德陽分部,已經完全具備了生產汽輪機大件的能力。不幸中的萬幸——由此看來,擔心“東汽完了”的人們,可以稍微放心了。

  至于是“廢墟上重建”,還是“異地重建”,王計說目前還沒有討論,但可以肯定地說“不會在原來的地震帶上重建!庇捎跂|汽重建除資金外,還需要大量的土地,所以,還要與地方政府協商。

  不管怎么說,東汽垮不了,不僅德陽分部基本沒有受到損害,而且幾十年積淀的核心技術還在。

  “另外,廠房沒了,精神還在,東汽肯定要重新崛起!蓖跤嬚f。

  可以說,東方電氣的重建,將是醫治本次地震創傷的一個標志。

  10、敬畏自然,理性重建

  記者手記 之五

  離開成都時,從環城路拐到機場高速的時候,看到拐角處伸出四個白底黑字大標語“人定勝天”?磥,更多的人還需要從這次地震中接受教訓。

  在這次地震中,我們注意到:

  一個小水電站建在一個動蕩的山口,地震襲來時,幾十名職工連同所有設施被50多米厚的崩塌山體完全掩埋。

   一個在國內大名鼎鼎的企業,卻是建立在早就被專家確認了的地震活躍帶上,結果,地震襲來,企業遭受重創。

  ……

  結果再次佐證:我們從來沒有戰勝過大自然,今后也永遠不可能。

  這一次地震,已經促使很多人懂得了去敬畏自然。很少有人像以前一樣說“奪取抗震救災的勝利”。因為在人與大自然的搏斗中,沒有誰是勝利者。

  敬畏大自然,不意味著懦弱。

  敬畏自然的人,才懂得去熱愛生命,去表現真正的勇敢。

  我們勇敢面對過去的失誤,勇敢面對自然災害帶來的恐懼,勇敢面對未來。

  謹防悲涼的情緒影響了理性的判斷。

  災區的重建,包括民生的恢復和企業未來的建設,將被人們長期關注和思考。

  首先是心理撫慰。失去親人,創傷刻骨銘心。救災工作越到后期,心理醫療就越加重要。

  其次是建筑抗震。無論是學校,還是廠房,都要考慮抗震、減震、隔震等反應控制體系。

  第三,重建時的規劃。在未來的重建中,不是每一座廢墟都要重新屹立,我們有可能通過“異地重建”,向大自然表示敬意。

  并不是每一個企業都要在同一塊土地或異地重建,那些不符合產業結構和產品結構調整的,那些布局不合理的,那些沒有環保保障的,都不應當重新建設。

  我們必須與自然界和諧共存,與社會整體結構和諧共存。

  我們的重建,需要理性、人性、責任。

  來源:《國企》雜志

  本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上一篇:“兩非”公司股權流動信息披露探究 下一篇:人民日報:中國海運 穩健經營謀長遠

北京華諾信誠財務顧問有限公司,專注于提供國有資產掛牌摘牌交易策劃、咨詢與代理服務;專業化提供國有企業分立合并注銷重組,以及企業對外投資并購標的搜尋、盡職調查、投資估值、交易撮合等資本重組運作領域的解決方案,并協助實施!

  • 地 址:北京市西直門南大街16號院東樓 2層
  • 咨詢熱線:010-52401596
  •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Copyright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華諾信誠財務顧問有限公司 京ICP備11009389號-2

棋牌排行榜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 福彩12基本走势图 体彩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bbin平台在国内吗 全国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四川快乐十二图表助手 bbin手机版app 江西福彩快3和值走势图 炒股怎么炒 山东省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